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小姐遇上警察
第一次见到他就被他英俊的面容,185的挺拔的身姿迷住了。我知道我的 心沦陷了…那时我刚来欣欣休闲屋(化名)不久,没错我是一个小姐,是一个不 配拥有爱情的人。 从他刚跨进欣欣大门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此人身份不一般。只看老板又是端 茶递水又是点烟巴结的。额头的汗珠唰的都飙出来了,深怕一个招呼不周啊。 此时老板满脸谄媚的招呼到:「张科长,您怎么有时间大驾光临啊,莫非上 次的时间表有问题?我们可是交税了的啊!」也许是太过着急吧,声音颤抖着。 「我说朱老板,你也别着急。我就是单纯来照顾下你生意啊!」话音刚落, 老板长舒一口气紧接着用肥厚的右手抹了抹汗开口道:「茉莉,蔷薇,你们好好 陪张科玩玩。」说着看了眼座在沙发上的2个小姐妹。只见2人红着脸蛋害羞的 低着头是不是的打量着张科,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与幸福。这又让我想起了我的初 恋。 张科打量了下2位小姐妹然后后环顾了剩下的小姐们。突然目光停留在我身 上,我唰的低下头。此时只听见张科那富于磁性的声音对老板说道:「新来的? 就她了。」 老板连声说道:「张科,她新来不久怕不懂规矩怠慢了您啊。」 「没事,我就喜欢新鲜的。」说着拉着我轻车熟驾的进了后面的卧室。 「晓芸,好好伺候张科」言语里充满了紧张与警告。 卧室里,我不知所措的任由他搂着坐在床上。他雨点般的吻落在我的脖子上, 双手用力揉着我的乳房。我细细的打量他,他真帅啊,帅气中不乏斯文,让我想 起了方中信版的费云帆。我开始期待和这么优质的男人做爱了。我还在陶醉的同 时他已脱着只剩下白色的子弹头内裤。看着那鼓鼓囊囊布包我的小穴不禁湿润了。 他在背后抱着我并且熟练了解开了我的胸罩左手大力的揉着我的奶子,右手 伸进我的超短裤揉捏我的阴蒂不时把中指插进我的小穴里。嘴巴不停的在我耳边 吹着气,灵巧的舌头时不时的舔下我的耳垂。满是胡茬的下巴磨着我下巴又酥又 痒。我感觉到下面湿的不像样了,「嗯嗯嗯嗯嗯啊」我被他玩的浑身发软。 「下面泛滥了啊,来躺床上让哥看看你的小穴」说完扒下我的小内裤闻了闻 抛在床下。 「真好闻」说着让我靠在床头用他健壮的双腿架起我的腿,双手托起我的屁 股模拟着阴茎进入的样子使劲的往中间挤,反复画着圆。我呻吟声更强烈了,他 似乎很满意不时的拍拍我的屁股蛋。玩了一会他双臂捉住我的脚放下肩上双手抚 摸着我的大腿,右脚脚掌整个「踩」在我阴部来回摩擦。我努力的想并拢双脚可 是他实在太健硕了,结实的臂膀牢牢的固定住我的脚,无耐我只能死死的拽着枕 头。「啊啊哥,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受不了了,下面好痒。」 「呵呵,再玩会儿」他似乎不是个爱说话的人。啊我失控的叫着,他的脚趾 夹着我的阴蒂来回往外扯,拇指顺势往我小穴里顶。 「哥,你太会玩了,饶了我吧,啊啊」我顿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尿意。噗噗 一股水柱猛烈的从小穴里射出来,射在他脚上,内裤上,胸上,最远了竟然射在 了他脖子上。他可是185的身高啊。随着我身体的持续抽搐,又陆陆续续的喷 出好多黄白的液体。床单上打湿了一片。没错,我潮吹了,还记得第一次和皓做 时潮吹了,皓温柔的抚摸我的脸说着: 「丫头,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可惜他不在了,永远离开我了。想到这我的 眼泪莫名的掉下来了。 恍惚间一只宽厚的手落在了我脸上,温柔的摩挲着,我紧紧的握着张科的手 喊道:「皓,我爱你,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起身亲吻张科那张似曾识的脸,他长的和我前男友皓太像了。不同的是皓看 我的眼神是爱,而张科的眼神流露更多的是欲望。我舔着他的脸但避免他的嘴巴, 经过脖子来到他宽厚的胸腔,舌尖在心脏的上方画着圈,舔了一下侧耳趴在他胸 上用力的吸着他的咪咪,右手顺势抚摸他的阴茎,隔着棉质内裤也能感觉到他的 热度。粗大的阴茎不时在手中跳动。我细腻的舔过他强壮的手臂宽阔的胸膛来到 腹部,舌尖轻挑他的肚脐,不时的呼着热气。 「哦…哦」此时张科也舒服的低吟着,我见他棉质内裤上以映出水印连忙脱 下他的内裤,双手拖着2个大奶子把他阴茎夹在中间来回摩擦着给他做乳交。片 刻他的阴茎已完全勃起,真的很大,像个婴儿的手臂。眼见我的奶子已包不全他 的阴茎,我连忙低头用嘴含住他的龟头,裸露的龟头犹如鸡蛋般硕大,塞满了我 的嘴。他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双手放在我的头上使劲往下按,恨不得将他的阴囊 一并吞下,巨大的肉棒充满了我的食道,我忍者强烈的吐意,鼻子用力的吸气。 只为满足这位酷似皓的男人。大约过了10分钟,我感觉口中的肉棒集聚增 大。然后大量的浓稠物涌入我的食道呛的我眼泪直流。他射的太多了,我无法一 口完全吞掉,但是在他炙热的注视下,我将剩下口中的精液全部吞下,然后清理 他阴茎上的残留物。 「哥,我给你按摩把,待会儿再玩」 他没有说话,起身下床穿戴好衣服就从荷包里拿出300块钱给我,我忙推 不要,说老板交待了的。虽然我是新来的但是这行情我还是懂得。张科注视了我 一会最终把钱放在了床上,走出了卧室。我穿好衣物出来正好看到他低头对朱老 板说话,朱老板努力的耸动着肥肥脑袋,然后张科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离开了 欣欣休闲屋。 从那以后老板再也没有叫我接过客,也没要求我陪睡,然而我每个月还是照 样拿钱。我知道肯定是张科的关系。 我叫林晓芸,今年23岁。我的前男友叫林皓。虽然都姓林,可是结合并非 什么禁忌爱情。 我和皓相恋了6年,理所当然他是我第一个男人,后来因为结婚需要一大笔 钱他日夜的工作,最终累倒在了工地上,不到一个月就离世了。我答应过婆婆, 我会照顾她一辈子,但是皓的巨大医疗费让原本双方并不富裕的家再次陷入困境, 无奈我只能出来做兼职,白天我在公司做翻译,晚上来欣欣休闲屋做小姐。张科 是我来休闲屋接的第一个客人,初次见到他我就怦然心动。皓,是你吗?当他要 求我服务时候我真的很庆幸。 我知道我和张科还有交集,我很期待! 再次见到张科的时候,我为他而心疼。 那天半晚,张科来到了欣欣,他飘逸的步伐和浑身的酒味我看出他心情不好, 待他跟老板打好招呼后我随他离开了欣欣,路上,我搀扶着张科一言不发。到了 皇朝宾馆(化名)。拿了房卡我扶着张科进房间躺在床上,转身去浴室准备了条 毛巾给张哥洗把脸,然后下楼去药店买了盒杜蕾斯和一些醒酒药。顺便买了2盒 酸奶。待我上楼去的时候,张科已睡着,我将他衣服裤子鞋子脱掉,拉掉内裤那 一刻我亲了亲他耸搭的龟头,在脱他袜子的时候我不禁拿起袜子闻了闻,嗯,是 我最喜欢的味道,我有个癖好,喜欢舔男人的脚,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你那 种臭味给吸引,然后我低头将他整个右脚放在嘴里含了含,左脚亦如此。良久我 喂他吃下醒酒药然后去浴室洗澡。吹干头发后静静的躺在张科旁边,左手放在他 头下,右手搂着他宽厚的背将他环抱在我怀中。他性感的胡茬扎在我柔软的奶上 又痒又麻。小睡片刻我感觉我的乳头被人用力的吸着。胯间也湿湿的。我睁开眼 睛,真好对上张科的目光。「哥,你好些了么?」「嗯,谢谢你晓芸」当我听见 我的名字从他嘴里出来的是后我的眼睛红了。 「哥,我们去洗澡把,你浑身的酒味等下也不好……」 「不好什么呀?」他坏笑着看着我。 「不好做爱啊,坏蛋,洗澡去。」我害臊的说道。 「刚刚梦中不知道谁把我给扒光了,还亲我的臭脚丫子」说完意犹未尽的看 着我我识相的起身下床跪在地上舔他露出床外的脚丫子。舌头灵巧的在他指间穿 梭。时不时的猛吸他的大脚趾。 「哦哦哦太爽了,你真是个尤物」。 张科躺在床上舒服的喊着。这次的张科不像上次那么沉默寡言,也许在欣欣 还是有所顾忌没放开玩把。张科下床掉着半软不硬的阴茎搂着同样赤条条的我进 了浴室,张科率先坐在空浴缸里「会推油么?」 「什么?」 「AV看过把,日本浴会么?」 「嗯,我试试」 我回忆着着大学和皓早出租外一边看AV一边做的方法。先在阴部涂满沐浴 露,然后反复揉搓出泡沫。 我走到张科面前双腿夹住他的左臂来回滑动。 「嗷。嗷。嗷。」张科爽的叫唤着。 「ohfuckmedickmyhole」我学者欧美女优叫唤着张科的 左手覆在我屁股蛋上,中指顺势插进我屁眼里,我感觉到异物的入侵双腿夹的更 紧。这时张科的右手已握住我的奶子反复揉捏,胸部阴部还有屁眼的刺激让我双 腿渐渐无力,无奈之下我双手撑着张科强壮的臂膀继续支持着做完右臂。张科平 躺在浴缸里,说是平躺张科也只能背靠着浴缸壁,收起脚。我也已同样的姿势和 张科面对面坐着,我将他的双脚踩在我阴部上来回摩擦,然后又在胸部上涂满浴 液抱着他的小腿来回滑动,张科还是用脚趾夹住我的阴蒂,大脚趾伸进我的小穴 有节奏的捅着。持续捅一阵我又要张科躺好用骑在他身上,巨大的乳房在他厚实 的胸膛上来回摩擦,阴部也在他逐渐勃起的阴茎上来回滑动。 「晓芸,我要进去了,可以么」 「我给你去拿套套把」 「你是安全期么?」 「是啊,大姨妈刚走」 「我没有戴套的习惯」语毕,我就感觉一个强有力的大阴茎猛地插入了我的 阴道,张科很有经验,他并非一味的倾入或者暴力,他插去来总是那么要紧不慢, 左捅捅,右刮刮,牙齿轻咬着我的乳头,一手扣着我的屁眼一手揉捏我的小豆豆。 「哥,你真是个做爱的专家,嫁给你的人真幸福!」 突然我感觉下身一阵刺痛,他粗壮的阴茎结结实实的插进我的子宫里,麻麻 的胀胀的,而且好烫,我不禁责怪自己多嘴,想必是张科和他爱人吵架了吧。祸 从口出,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着张科的蹂躏和摧残。 「贱人,我不过就是和同事喝了点酒去洗个桑拿么,你天天吵着和我闹离婚, 男人在外面哪个不是有几个情人一个穴能满足的了么,天天这么操你你也不乐意, 碰下你还要看你心情」原来是夫妻吵架了啊! 「老公,我错了,我给你操当赔罪。只要你心里有我,我这个家就行,你在 外面养一打情人我也不管了玩累了记得回家」。 喔……喔……我潮吹了。我瘫软在张科身上感受他的阴茎在我子宫里强力抽 插。握起张科的手放在嘴里吸,屁股伴随着他的抽插划着圆。 终于,张科乳白的精液浇灌在我子宫里,阴道壁上。烫的我呼呼大叫。紧接 着我做梦也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张科一口咬在了我嘴唇上,舌头撬开我的牙齿灵 活的穿梭在我的口中。我用力的抱着张科的虎背抽搐着……快感来的如此强烈。 「老婆,我爱你!」……你让我受伤,而却那么心疼你那晚我们在床上又做 了3次,我知道了他叫张健,是扫黄队的科长,每个月他们都会派发当地的娱乐 场所一些营业表,他老婆是他大学同学。默默的等了他5年,提到他老婆他的眼 神是那么深情,就像皓当年那么看我。我认为他是一个好男人。原本这次过了我 以为他会对我有点感情,没想到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斯文禽兽。 我一辈子也不想再记起这段记忆,那是我最后一次做小姐了把。 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我接到他的电话如约赶到皇朝宾馆。 来到门口发现房门敞开着,我毫不犹豫的走进去了,没想到接下来我看到的 景象让我惊呆了。 卧室的床上,3具白花花的胴体成3明治般交缠着,最下面的男人硕大的鸡 把顶进女人的阴道里,只剩下2个乒乓球大小的睾丸,伴随着臀部强有力的撞击 而摆动着,我知道他是张科,他是个爱干静的人,阴茎周围的耻毛被修理的干干 净净,中间的女人只露出白白的屁股骑坐在张科的鸡把上,上身被一个190的 大汉强行罩在身下,平贴在张科胸上,秀气的双足被大汉握住抬离床面,上面的 大汉猛烈的抽插着女人的屁眼,褶皱的肛门口被撑的异常平整,鸡把抽出的瞬间 分明可以看见一个大黑洞往外剩着白黄色的液体伴随着血丝。 「啊啊啊」随着3人高亢的叫声,终于结束了这场战斗,但他们并没有分开 身体,依然都插在他们射精的地方。 「哥,你叫我来就是来看你们3P的吗?」我语气里带着不悦。 「晓芸,你来了啊。给你介绍介绍,刘科,我同事加死党。咱兄弟穿一跳裤 子的」 我打量着眼前的大汉,精硕的身体和欧美男优有的一拼,被他操起来肯定是 3天下不了床啊,床上的女人就是最好的见证啊。「她是?」目光落在旁边昏睡 的少妇身上。 「哦,她呀!!是刘科的情人啊,今天这不休息嘛就一起出来玩玩咯。」 我真怀疑自己的眼神,当初怎么会觉得他那么绅士斯文,他分明是那么痞气 淫邪啊。张科下床拉着我上了床快速的脱光了我的衣服,玩弄着我。 「来,老牛(力壮如牛),见识见识这尤物,」 刘科还真不客气,抽出他那才插完屁眼的鸡把就往我嘴里塞,我挣扎的想要 避开,可我哪是2个精装男子的对手,约莫一会,我已经认命了,嘴里裹着刘科 长长的鸡把拼命的往喉咙里吞,刘科也是个久经沙场的人了,双手固定我的脑袋 挺着鸡把在我左口腔顶顶右口腔撞撞,不时来几次深喉。 这时张科也没闲着,握着我的脚隔着丝袜就去夹他鸡把,看着他欲求不满的 样子,我真的好恨自己太傻,怎么会爱上他,要是我的皓绝对不会任由他人玩弄 我。刘科估计口交过瘾了,拿这鸡把在我脸上把口水蹭干净后戴上浮点套子就急 着往我屁眼里钻,我双腿强烈的乱摆着躲闪,无奈张科起身让刘科把我罩在身下, 就像俯卧撑那姿势把我固定的丝毫不能动弹。 「行啊,老牛,在部队那话儿你做俯卧撑最牛,好多人不服气原来是这么练 出来的啊。」 「贱人(张科外号)要不咱比比看谁做的多。」 男人都是好胜的,果不其然,张科答应了比赛,可怜的我只有忍受的巨大的 撕裂感任由这2个男人摧残着我,我大声呼喊,嚎的声音都哑了,可是这群禽兽 仍旧无动于衷。经过2小时摧残,结果出来了,老牛做了1500个大比分领先 张科,然而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性趣,仍旧不死疲惫的玩弄着我,时而插阴道, 时而换屁眼。 我也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来的,只知道他们射了就让我口交,鸡把硬了就 接着插,军人的身体就是好啊,那天大战后我一个星期都没下床,下身痛到没知 觉,拉大便更是一种折磨。 第二天我就离开了欣欣休闲屋,以后张科还是又跟我打过2次电话,要挟我 去宾馆不然就抓我,苦于他的逼迫我换号了,离开了我生活了25年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