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肉棒公主
             第一章:王者降临   ‘轰隆’的一声巨响,在乌云密布的夜空中响起;随之而来的就是耀眼的闪 电和倾泻而下的暴雨。雨水‘哗啦哗啦’的从空中降下,落在泥地上,使得遍地 都是大大小小的水凼。若然这种天气是在盛夏出现,也不足为奇;可是,这时候 却是深秋。   一辆马车高速驶过,溅起了一点一滴夹杂着泥沙的水花,落在地上;这辆马 车不算大,车厢也只是纯黑色而已,并没有其他的凋刻和装饰,一点也不像是富 贵人家的马车。但奇怪的是,马车的前方和后方却分别有两个骑着马、穿上盔甲 的骑兵,为马车开路、护送它前往不知甚么地方。   马车穿过城市的街道;道路两旁的商铺并不多,人流也稀少,那些用石头建 成的房屋,不仅古老,而且大部分都显得有点儿破旧;甚至那些站在檐下避雨的 人,神情也彷佛是愁眉苦脸似的。明显地,这个城市的经济似乎并不太好。   马车一直向前走,直到道路的尽头才停下来。道路的尽头前方有一堵大闸, 大闸的两旁是砖头制成,高约两米的石墙,附近还筑起了了望台,守卫深严。几 个侍卫从了望台上走下来,拉开大闸,让马车驶进去;经过一条长度不到十码的 泥泞路,就看见一片长满花草的空地,空地的正中央上有一座细小的喷泉。   马车绕过喷泉,来到后方的一幢大宅前;这就是城里的王宫。不过,即使不 与紫禁城或是凡尔赛宫比较,面积比普通的王宫还要细小,跟普通的一幢富人豪 宅根本没有甚么分别,甚至还更寒酸。大宅前方有五级的阶级,阶级的尽头是一 个狭小的平台,然后就是一扇大门。   大门的左右两方分别有两条大理石柱子,凋刻了一些花纹;门是用香柏木制 成的,上面也有一点儿的凋刻;除此以外,王宫的外墙就只有白色一片,没有其 他的装饰。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女人,急忙从马车走下来,匆匆地跑上楼梯;从衣领上 白色的牧师领,便可以辨认出这人必定是牧师。可是,在这个文明程度跟中世纪 差不多的时空里面出现一个女牧师,就似乎有点儿奇怪。   因为是高加索人种的关系,她的鼻子高,皮肤洁白;笔直的头发是棕色的, 明亮的眼睛是绿色的,细小的嘴唇是粉红色的。乳房虽然不算是很大,可是跟那 瘦削的纤腰和臀部比较起来,就显出一种特别的曲线的美。   就在她还未敲门的时候,木门就已经打开了,一位女仆人急忙迎面走上前, 对她说:‘请牧师阁下赶快进来吧!女王陛下已经开始分娩了!’   ‘甚么?’女牧师惊讶地说。‘那么,情况顺利吗?’   ‘不太乐观,女王陛下始终也无法把婴孩生下来……’女仆人低着头,忧愁 地说。   ‘那我们快走吧!’于是,女牧师便进入大门,朝着房间的方向前进;在女 仆人的引领之下,她匆忙地走过宽敞的宴会厅,走上楼梯,转入那狭长的走廊, 一直往前方走,经过一间又一间房间的门口,直到走廊的尽头,便到达女王房间 的大门。在门外站岗的侍卫,马上为女牧师打开大门,好让她可以马上走进去。   房间的面积约为二十尺乘二十五尺,天花离地约有四码,算是十分宽敞。房 间的墙上,除了窗户以外,只要是有一点儿空隙的地方,都挂上了各式各样,不 同大小的油画;奇怪的是,当中不少都是描绘裸体的男女,甚至是异性、同性、 双性的性交、杂交和群交的图画。   阳台的旁边摆放了茶几和沙发,用作招待客人,可是现在却是空空如也。尽 管这儿不是书房,墙角的那边却摆放了两个大书柜。两个书柜都塞满了书本,还 有一卷又一卷的画纸;由此可以判断,这个国家的女王似乎是一个满有学识的文 人雅士。   除此之外,房间里还有两个木制的大衣柜、一张小书桌、椅子,当然还有一 座高七尺的镜子和梳妆台;不过,要说房间里最重要的东西,还是那一张长八尺, 阔六尺的大床。   大床的四面八方,除了一个又一个背影以外,就没有任何的遮掩;女王就是 在众目睽睽之下,露出那不停流出血水的女阴,高声地呻吟。   在床尾的那边,几个医生、护士,还有几女仆人和男仆人,正在忙过不停; 至于在床头的左右两边,有好几个年青的男子,坐在床上,紧握着女王的手,神 情担忧;他们的身上散发着一阵香气,嘴唇涂上鲜红色的唇膏,衣着暴露,明显 地他们就是女王身边得宠的男妓。   在女王的身旁,还有一个亚裔男人,坐在女王的枕头右边,嫰滑的左手,搂 抱着她的肩膀;这人不像其他的男妓,穿着一套粉蓝色的长袖的衣裳,手袖和胸 袋上都绣上金线,表明他才是女王的‘正室’。   因为是蒙古人种的关系,他的瞳孔是棕色的;他拥有一双迷人的杏眼,黑色 的短发反射着柔和的光线,嘴唇浅红,皮肤光滑。拥有如此英俊的外貌,难怪可 以成为女王身边最得到宠爱的男人。   ‘参见亚历山德拉女王陛下,马丁国王陛下。’女牧师急忙走到来床边,蹲 在女王的左边,对着她的耳边温柔地说。女牧师凝视着女王的脸儿,发现她本来 又长又直的金黄色的秀发,变得散乱;白色的脸颊比平时显得更白,本来鲜红色 的嘴唇也显得暗澹了,蓝色的杏眼也没精打采。   不过,纵使她的面容痛苦、焦虑,外貌依然保持着独有的美丽又高贵的气质 和魅力。   ‘苏菲亚……你终于来了……’女王高兴地说,可是因为下体的痛楚,说话 的语气依然软弱无力。   ‘苏菲亚,你快点施法吧,他们搞了这么久,亚历山德拉的下体还是不停地 流血,婴孩依然不能生下来。’马丁焦急地说。   ‘是的,国王陛下。’于是,苏菲亚仔细观察亚历山德拉的下体,又询问医 生:‘你们有没有尝试利用止血的咒语?’   ‘已经尝试了,可是所有咒语都无效……彷佛是有一层魔法力量阻止咒语生 效,就是连魔法药水也不行……’医生忧愁地说。   ‘甚么?这种情况十分不寻常呢……那好吧……你们先让开,让我看看。’   苏菲亚冷静地说,走到来亚历山德拉的下体前面,弯着腰,把右手放在亚历 山德拉的阴唇前,轻轻用手指拨动。就在这时候,苏菲亚的手指忽然感到一阵麻 痹,彷如触电一样;她的手指马上不由自主的弹开,对于这奇怪的感觉十分惊讶。   ‘这种力量……彷佛是从婴孩发出来的……陛下,看起来,你这个婴孩绝不 简单。’苏菲亚惊叹说。于是,苏菲亚就闭上眼睛,开始施行魔法,念起咒语。   ‘啊尔马施力卡啦丝哪加穆特兹!’苏菲亚把咒语重覆念了好几遍,然后就 迅速把右手的中指、食指和无名指插入阴道口,又吩咐身旁的女仆人和男仆人抓 紧亚历山德拉的双脚,以免亚历山德拉的双脚阻碍苏菲亚施法。   苏菲亚继续念着咒语,又用左手轻轻地抚摸亚历山德拉的阴蒂;于是,亚历 山德拉开始发出一阵轻声的娇吟,先前的痛楚也暂时被性兴奋所麻痹住了。   ‘你们现在快为陛下施咒吧!’苏菲亚停止了念咒,又吩咐医生和护士再次 尝试用魔法为亚历山德拉止血,然后就把脸儿贴近亚历山德拉的阴户,用舌尖轻 轻舔弄她的阴蒂。这时候,苏菲亚右手的五根纤幼的手指已经完全没入亚历山德 拉的阴道口;而下体的流血也马上停住了。   ‘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苏菲亚把右手继续推进,进入亚 历山德拉的子宫,直到她的指尖触碰婴孩的身体,才停下来。可是,亚历山德拉 的呻吟声并没有因而停止,反而因为苏菲亚舌头的舔弄,声浪愈来愈大,音调愈 来愈高。   ‘好了……女王陛下,待会儿我要把婴孩从子宫里拉出来,你要忍耐一下… …’   苏菲亚说。   ‘甚么?你要徒手把婴孩拉出来?’马丁惊讶地说。可是,与马丁的反应相 反,亚历山德拉却没有表露出任何惊慌的神情。   ‘马丁,你别担心吧……我对于苏菲亚绝对信任……’亚历山德拉坚定地说。   ‘但是……’马丁担忧地说。   ‘感谢女王陛下的信任。那么,现在就开始吧,请陛下准备。’于是,苏菲 亚再次念起咒语。   ‘啊布拉于卜达那些利马打。’说毕,她就用舌头舔弄亚历山德拉那粉红色 的阴唇;一阵剧痛就从下体传出,使得亚历山德拉不由自主地尖叫起来,而同一 时间,在神奇的魔法力量之下,阴道口开始慢慢地向外扩大。   ‘好了,接下来就是把婴孩拉出来了。’于是,苏菲亚又马上开始施咒了。  ‘沙马力达他那目尔兹文利条任卜卡斯艾士屈理化史的那巴特俄明利多加尔   鲁特……’苏菲亚不停地重覆念出这段长篇大论的咒语,并且声浪愈来愈大, 一滴又一滴的汗珠从嫰滑的脸儿上往下滚;她的左手按着亚历山德拉的阴蒂,右 手开始用力把婴孩从子宫里拉出来。   这时候,亚历山德拉尖叫的声浪愈来愈大,嫰滑的双腿、粗壮的双臂和巨大 的乳房也激烈地摇晃起来,彷佛有一根粗大的肉棒无情地、起劲地抽插着她的阴 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婴孩的头部首先从那阴道口里 特出,然后是右手、左手,再来的是身体,最后是臀部和双腿。就在婴孩出生的 时候,忽然,外面的雨水声就停住了。   这时候,阴道口也渐渐收缩,回复原状,痛楚也结束了。苏菲亚的右手抓着 婴孩的臀部,沾满了血;护士急忙为她与婴孩擦干皮肤上的红色,然后医生就抱 起婴孩,检查这婴孩的性别。   ‘终于生出来了吗……’亚历山德拉喘嘘嘘的说。   ‘是女孩还是男孩?’马丁焦急地、兴奋地问。   ‘陛下,这婴孩是……甚么?’医生往婴孩的下体察看,目瞪口呆,张口结 舌,说不出话来。当护士和仆人们察看以后,也是如此反应。   于是,苏菲亚就抱起婴孩,带到来亚历山德拉和马丁面前,往下体一看,竟 然发现,这婴孩既不是女孩,也不是男孩;这婴孩有一根小肉棒,而阴囊的下方 又有一个小穴,两个生殖器竟然同时出现在她的下体。苏菲亚也吓呆了一会,然 而脸儿上却没有其他人那种惊慌的神态。   ‘甚么……这婴孩竟然是雌雄同体的?’亚历山德拉和马丁看见婴孩的下体, 神情十分惊慌。   然而,苏菲亚却没有半点惊慌,神情却是兴奋、喜悦;她双手抱起婴孩,跪 在地上,高声地说:‘恭喜女王陛下,国王陛下!神圣的女皇在今夜降生在尼伯 地[1]王国的王室里!她将要统治整个勒斯弗蒂[2]大陆,万国万民,所有 的人类、精灵和动物都要屈服在她的龟头和阴唇面前!’   ‘苏菲亚,你到底在说甚么话?’马丁惊讶地问。   ‘国王陛下,经上不是曾经预言说:‘有一个人,将要降生在深秋的大雨中 的晚上,与生俱来就拥有神奇的力量,生于小国而却要建立大国。   他的精液要填满女人的子宫,她的子宫要塞入男人的精液。勒斯弗蒂大陆的 人类、精灵和动物都要屈服在她的龟头和阴唇面前!’’苏菲亚说。   ‘生于深秋的大雨的晚上,诞生的时候受魔法力量保护,而且还是一个双性 人……而这婴孩不就是应验了预言上所说的吗?’   ‘可是……预言中……并没有提及……她是双性人……’亚历山德拉说。   ‘‘他的精液要填满女人的子宫,她的子宫要塞入男人的精液。’   这不就是暗示了,‘这女皇必定是个双性人了吗?’苏菲亚说,神情依然兴 奋。   ‘感谢至高无上独一的女神!祂的恩典如同精液般射在我们的脸儿上,她将 要使我国的国运如同少女的乳房般从平坦变成隆起!’   ‘真的吗……’亚历山德拉和马丁虽然依然有点惊慌,但是在这个虔诚的国 家里,人们对于经书的说话总是深信不疑,因此他们也没有再怀疑这婴孩的神圣。   ‘啊啊啊……苏菲亚……啊啊啊!怎么……啊啊,我的下体忽然又……啊啊 啊啊!’突然,亚历山德拉的下体再次疼痛起来,嘴巴再次不由自主地呻吟。   ‘糟糕了,刚才所运用的高阶性爱魔法的力量还未散退;若然陛下无法达到 高潮,把淫水喷出来的话,力量就不能散退,陛下就会继续疼痛。’于是,苏菲 亚急忙把婴孩交给马丁,然后就俯伏在亚历山德拉的阴户前,用舌头和指头刺激 她的阴蒂,好让她赶快达到高潮。苏菲亚的舌头和手指十分熟练,彷佛她是一个 专业的妓女。   与此同时,马丁仔细地观察着自己抱着的婴孩的性器官;忽然,有一股力量 涌上他的心头,驱使他的右手抚摸婴孩的阴茎和阴蒂。   当他的指尖触摸这两个幼小的生殖器的时候,一股奇怪的兴奋忽然从指尖传 到他的脑袋;更奇怪的是,这婴孩竟然同时微笑起来,彷佛十分喜欢下体被玩弄 的感觉。在性欲的作用之下,他开始被这婴孩的下体所吸引。于是,马丁就用指 头轻轻地拨弄婴孩的下体,婴孩就‘咔咯咔咯’的笑起来。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多久,亚历山德拉的 下体就开始喷出晶莹剔透的淫水。   这时候,整间房间就只有她呻吟的声音。苏菲亚的脸儿马上就被淹没在淫水 当中;她又张着嘴巴,伸出舌头,接过喷出的淫水,免得浪费了。   ‘女王陛下……啊啊,你的下体的淫水……啊,怎会那么多的啊……’就在 这众目睽睽之下,淫水就如同精液不停地喷射在苏菲亚的脸儿上;强烈的快感不 仅马上充满了亚历山德拉和苏菲亚的头脑,亚历山德拉身旁的男妓们,还有他的 丈夫马丁,眼睛无一不凝视着亚历山德拉的阴唇和苏菲亚淫秽的白脸,他们的肉 棒也纷纷勃起来了。就是连在场的仆人们,还有医生和护士,也站在一旁,害害 羞羞的偷看着这淫荡的潮吹。   ‘啊啊啊啊啊……’随着淫水的喷射慢慢地结束,亚历山德拉的呻吟的声浪 也转趋轻柔,痛楚也消失了。于是,一名男仆把毛巾递给苏菲亚,让她擦干脸儿 上的淫水。   ‘等一下……苏菲亚,你过来……’亚历山德拉轻声地吩咐说。苏菲亚似乎 猜到亚历山德拉在想些甚么,于是就微笑着,把嘴唇贴近亚历山德拉的脸儿;亚 历山德拉就马上伸出双手拥抱她,嘴唇贴着嘴唇的湿吻起来,好让亚历山德拉可 以用舌头把苏菲亚口腔里的淫水舔干净。   奇怪的事情就在这时候发生了。当那婴孩看见二人湿吻的时候,她就笑起来, 右手的食指指着亚历山德拉,左手则轻轻拍打马丁的手臀,彷佛想说些甚么。   ‘怎么了?你也要湿吻吗?’马丁笑着说,脸上摆出一副淫秽的样子。‘如 果你想的话,爸爸可以跟你湿吻的啊……’   ‘马丁,你别搞她吧,她还是个婴孩而已。待她再长大一点再算吧。’亚历 山德拉轻轻推开苏菲亚的脸儿,回头轻声地对马丁说。   ‘可是……’   ‘国王陛下,女王陛下说得对啊,现在她的女阴和阳具还未成熟,并不是性 交的合适时间。陛下还是待她十八岁的时候,才弄破她的处女膜吧。’苏菲亚 说。   ‘不过,陛下,依我看来,这婴孩的性欲似乎异常地旺盛;刚才陛下你只不 过是轻轻触摸她的生殖器,她就笑了;接着,我们湿吻的时候,她又笑起来。这 婴孩真是神奇呢。’   ‘是的。这样看起来,她也许会拥有学习性爱魔法的天赋。这样吧,苏菲亚, 如果可以的话,’亚历山德拉说。   ‘当这婴孩长大以后,你就作她的老师,把你能教导她的一切知识都教导她 吧。’   ‘遵命,陛下。’对于亚历山德拉如此意外的提议,兴奋的苏菲亚马上就答 应了她的吩咐。苏菲亚的双眼凝视着这神奇的婴孩;在这以前,她从来也没有想 过,自己能够有机会亲自教导这个将来要统治天下的伟大君王。   不过,事实上,若然说这是苏菲亚的光荣,倒不如说是这婴孩的祝福;要不 是因为苏菲亚的悉心教导,也许,她将来就不会成为真正女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