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寒冷的冬天
我家住在黑龙江的一个小山村,那里地势偏僻,交通不便。每天只有一趟去 县城的客车,有时候下雨下雪的,山路不好走客车就不来了。   村子里的人都以种地为生,但荒山附近的土地不好,一年到头也收不了多少 粮食,除去种子化肥人工费,也剩不了多少钱。村子里的人们都穷的叮当响。即 使十几年过去了,我前一段时间回去发现村子还是没什么变化,村子里的人还是 都很穷。所以在大部分时间,男人们都会去很远的地方打工,挣点零用钱。   我家的情景也是如此。每过了农忙,挂锄时节,爸都会和本村的男人们一起 进城,有时候会去很远,一去就是大半年。妈就在家里干干农活,伺候孩子。那 时候母亲和爸爸才刚结婚,一个人挑起了家里的重担。虽然很苦很累,但妈从来 都不喊苦不喊累的,其实妈妈真的为我付出了很多。   孔子说,食色,性也。真的是这样,自从接触到这方面的事情后,我就一发 不可收拾,常常到他那里找一些黄书,黄带来看,每次都看的兴奋的不行,鸡巴 硬硬的,手淫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后来有一次,大概是庆祝中秋,妈带我去大伯家吃饭。农村人经常走亲戚, 一般逢年过节都有到长子家吃饭的习俗。大伯也和我爸爸一起出外打工了,是大 伯母做的猪肉粉条,吃的我满嘴留香。吃完后大伯母又和我妈还有三婶四婶看了 会儿牌,不是扑克,就是那种细长的卡片,和麻将差不多,上面画的水浒传里的 人物。玩完之后都很晚了,妈妈和我回家。进了院子了说尿急,就在院子里脱了 裤子,蹲在地上撒尿。妈妈撅着屁股警惕地看着门口,正好背对着我。月光很亮, 我在背后就看见一个白白的屁股,当时脑子轰的一声,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了。那 场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妈妈对我没有什么防备之心,因为我是她生的,她一直把我当成那个只会流 鼻涕,跟在她屁股后的小孩子。在家里经常在我面前穿背心什么的,我也从来没 对她产生过什么欲望,但自从那次之后,我就感觉不一样了,脑子里都想着她白 白的屁股,每次都独自脸红心跳。幻想着能摸一下,有时候自己就在厕所里撸鸡 巴,脑子里就像着和妈妈做爱,兴奋得不行,每次射出一大堆。为了怕妈妈发现, 我都把门锁上,精液往便池里射,和里面的脏水混成一堆,有射到外面的,怕妈 看见,就用脚蹭掉。   东北的冬天特别的冷,这里一年好像有六个月都是冬季。那时候柴火不太够, 光秃秃的破山也没什么树。为了熬过冬天,妈妈每次烧的不多,屋里都冰凉冰凉 的。瓷做的破碗、盆经常被冻裂,妈都是很心疼的。晚上我和妈妈睡在一起。北 方烧火炕,不管多少人都是一铺炕,说是火炕也只有炕头还有些温度,妈妈就和 我睡在炕头,生怕把我给冻坏了。我大部分时间裸睡,因为穿衣服睡觉不解乏, 妈穿的也不多,难免就有肢体交缠,她还怕我冷着,晚上都搂着我,我就把头靠 在她的丰满的乳房上睡觉。   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吧,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依稀看见妈 妈躺在炕上冲着我笑,她赤裸着身体,两条雪白大腿分的特开,中间红通通的一 片。做没做爱我记不清了,反正迷迷糊糊就射精了。那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醒来 就发现自己夹着妈妈光滑的大腿,夹的特别紧那种,鸡巴还是硬硬的。龟头上一 大片白色的液体,蹭的妈妈大腿上都是。妈妈也醒了,我看见她的脸通红通红的。 我们当时都没说话,气氛很尴尬。过了一会,妈半裸着身子下地,拿了块抹布擦 了擦大腿,又回来给我擦鸡巴。我躺在炕沿上,看见妈妈只穿了一条亵裤,宽松 的那种,撅屁股擦大腿的时候露出白白的大腿,还有几根黑黑的阴毛,鸡巴又硬 了。   后来妈就穿的就很多了,并且要和我分被窝睡。我想她时意识到我已经长大 了,有自己的独立思想了。可是天气真的很冷,我半夜有时会被冻醒,又往妈的 被窝里钻,天亮的时候往往又回到一个被窝里了。那时候我对妈妈的欲望很强烈 了。妈其实长的很漂亮,身材又好,我抱着她屁股时,或者夹她大腿时,我的鸡 巴经常会硬。妈妈就会感觉到,那时候她会很生气,让我回到自己的被窝不要碰 她,我就不敢碰。但睡熟了又会回到一起。   有一次半夜醒来,妈睡的很熟,她睡觉是有鼾声的。我靠着妈妈的后背,手 摸着她的屁股。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妈妈打鼾我的鸡巴一下子就竖起来了,我 又想起妈妈撅大白屁股撒尿的情景了。妈腰细屁股大,正是中国女人标准的梨型。 我手在她屁股上试探的动了动,侧耳听她没什么动静,呼吸很匀,好像睡的真是 很熟,就悄悄地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农村的妇女穿的亵裤一般都很松,我很轻 松就摸到她的臀肉,只觉的软软的,皮肤很嫩,摸在手里真的好舒服。   我看了很多黄书黄片,对性方面已经很熟了,知道女人的生殖器在两腿之间, 就想伸手去摸一摸。可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我犹豫了好久,心里狂跳, 最后欲望战胜了理智,决定摸一下。如果妈真的醒来,就装做是在睡觉,想妈应 该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当时真的很紧张,手心里都是汗,顺着妈妈的屁股往下摸, 摸到妈两腿间的时候,就觉得那里毛茸茸,热乎乎的。原本打算摸一下就算,可 是实在忍不住又用手指摩擦了两下。我感觉妈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心说坏了,妈 的鼾声一下子停了,我吓的够呛,手都不敢往回拿。妈一下子坐了起来,拉开灯 看着我,我低着头装睡,一句话都不敢说,鸡巴也软了。   过了一会,妈摇我,说:你睡着了吗。我装做睡眼朦胧还有点疑惑,说:我 睡着了,怎么了?妈说你怎么又过来了,我说被窝冷,妈点点头,说:睡吧。我 刚想回自己的被窝,妈说:别回去了,那边冷,就在这里睡吧。说着关了灯,又 躺下了。   躺在一起半天也睡不着,我感觉妈也没睡着。我当时心里想着,妈怎么没让 我回自己被窝,还让我挨着她。难道说……想着想着下面就又硬了,妈是仰着睡 的,我试探着挪过去点抱她,手故意放在她乳房上。妈也不说话,我胆子大了些, 索性把手从下面伸了进去摸,妈的乳房我不陌生,小时候常常会摸,是那种很丰 满又很有肉感的类型,摸到乳头时,妈还是不说话。   我一看妈妈没反对,有戏,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跟着靠了过去,一条腿挎 在她身上,手抓着妈的乳房轻捏。妈妈推了推我,说:别闹了,我困了。说着翻 了个身。如果是往常,妈早就伸手把我的手打掉了。但她这回没有,只是翻了个 身背对我,我的手还捏着她的乳房。过了一会,妈妈发出了鼾声,我知道她不可 能睡着,八成是装睡。以前妈让我摸乳房,但坚决禁止我摸乳头,现在也不禁止 了,明显是在纵容着什么。   我心里暗喜,也跟着凑过去,抱着妈妈的身体,鸡巴在她的柔软的屁股上摩 擦着。妈轻摇了摇屁股,可能是想把我甩了,摩擦的感觉却刺激我的鸡巴更加的 大。我没穿裤衩,是裸睡,妈妈穿着线裤,里面还有亵裤,我把心一横,把她连 线裤带亵裤都脱了下来,露出丰满的大屁股。妈妈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大胆,现 在在装睡,又不好醒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妈妈赤裸的朝思暮想的大白屁 股就在我眼前,我虽然天黑看不见,但更加兴奋。我伸手揉了揉妈妈的屁股,皮 肤毛孔很小,光滑细腻,手感比我想象的还要好的多。这个场合实在是太淫靡。 妈妈赤裸的屁股对着儿子硬邦邦的鸡巴,妈妈也顾不得装睡了,向后伸出手把裤 子提上。我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伸出手又拉了下来,就这么过了四五次,妈叹 了一口气,就撅着屁股,也不提,任着我了。   我心里狂喜,鸡巴从后面挺了过去,正插在妈妈屁股缝里。妈妈也没反应。 我在妈的屁股缝和大腿根里来回摩擦着,右手伸到妈妈的小腹上,往下摸,先是 摸到了一丛柔软的阴毛,又摸到了一个鼓鼓的肉包,再往下摸,摸到了和一个软 软的地方,下面是我自己的鸡巴。因为我们靠的实在太紧,摸到阴唇时,我能明 显感觉到妈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由于黄书黄片的启蒙,我对于女人的身体不陌生, 但真这样随意摸着女人阴唇的地方还是第一回。妈妈的阴部热乎乎的。我拿食指 试着往里面伸了伸,一根手指节伸了进去,感觉里面稍微有点潮湿,两片柔软滑 腻的阴唇夹的我的手指舒服的不得了。我把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妈妈的呼吸明 显浓重了许多。我用手指在阴道壁里面轻轻的摩擦,妈妈尽力地在压抑呼吸,我 恶作剧心起,手指故意在里面快速捅来捅去,妈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却始终没 有叫出来,光滑的两条大腿动来动去。   我知道今晚妈妈是我的了,我紧紧地抱住她,大腿盘在她腿上,不让她乱动。 右手从她阴道里拿了出来,抓住我那条硬的不行的鸡巴,往刚才那个肉洞里塞了 进去。因为有淫水的润滑,龟头一下滑了进去。我虽然年纪还小,但可能是血统 的原因把,鸡巴却长的很粗大。我看过爸爸的,他的也很大。因为鸡巴比较粗的 缘故,一下没有插进去。妈妈的屁股向后撅来,让我能够更加轻易的操她。我搂 住她的腰,一寸一寸的往里挤,只觉得鸡巴被一团软肉慢慢包围,那感觉真是舒 服极了。当我的鸡巴快全插进去的时候,妈妈终于「嗯」的一声叫了出来。   女人的叫声是对男人最好的鼓励,我欲火大盛,开始操起妈妈来,鸡巴在妈 妈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小腹撞击着妈妈的屁股发出肉响声。妈妈的阴道里舒服无 比,每一次的进出,妈妈都轻叫一声,是那种怕别人听见压抑的叫声。插了大概 十几下,我就感觉受不了了,妈妈的大腿和屁股实在是太滑腻,阴道里又火热, 就感觉到一阵舒服,竟然就这样射了出来。当时就感觉射的一阵天旋地转,真的 是那种旋转的感觉,舒服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来好像是妈妈又拿布给我擦了擦,我感觉上下眼皮打架,用尽了全力也挣 不开,就这么睡过去了。   这是我和妈妈的第一次性爱,从那晚开始,我就感觉母子间的关系发生了一 些变化。放学回来吃饭的时候,妈端菜进屋,我故意伸手摸她的屁股,她也不说 话,装做什么都没发生。我感觉,在性这方面,妈妈都由着我了。   第二天晚上,我脱光了衣服直接就进了妈的被窝,妈也没说什么。我把手伸 进她衣服里摸她,她也不阻止。我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她转过头不看我。我趴 在她的身上,鸡巴就插了进去,感觉里面湿淋淋一片,水多的时候抽插就很顺畅 了,但还是很舒服。后来做着做着就射了,都射妈的阴道里面。妈躺着没动,我 在她身上喘气。毕竟是少年,过了一会又硬了,那晚上我在她身上做了三次,后 来就趴在她身上睡了。   那次后妈妈和我约法三章,每周只能做两次,说做多了伤身体。我也同意了, 毕竟妈妈已经同意和我一起做了。不过比较遗憾的事妈妈还没来过高潮,我也不 知道怎么回事。   过年的时候,爸回来了。带回来了很多钱,还有一袋子的小国光苹果。这在 农村已经算是很好的东西了,妈也很高兴,笑得合不拢嘴。   当天晚上爸和妈一被窝,我自己一被窝。虽然还是寒冷,但妈明显多烧了些, 所以夜晚也不算太难捱。和温柔的妈相比,爸是很严厉的,我考试成绩下降的时 候常常会挨他的鞋板子,他在家里很有威严。所以他在的时候打死我也不敢往妈 的被窝里钻。爸在家的那段时间,我和妈都没做过。   我一直想听听爸和妈做爱的声音,想想就很刺激。也许是变态,也许只是一 种好奇心。可能是保密工作做的好吧,我以前从没有在晚上听到过爸妈做那事。 中国人在这方面都是很保守的。后来我总结了一下,爸在外憋那么长时间了,妈 也是独守空房,要说没有欲望是假的。之所以没让我听到肯定是她们等我睡熟了 才做。   年三十的晚上,爸给了我十块钱压岁钱。那时候十块钱已经很多了,能买好 多的东西。我故意在三婶家先睡了一大觉,又在外面和朋友们放鞭炮,野了好久 才回来。农村一般十点左右就接神吃年夜饭了。我回家已经十点半了,吃完饺子 铺褥子睡觉。我装做很困的样子,轻声的打着鼾,其实我一点睡意也无。   果然没过多久,就听见爸和妈说:这小兔仔子睡着了。接着是一阵悉悉索索 的脱衣服声。不久妈妈轻声吃痛的「啊」了一声,对爸爸说:他爹,你轻点。爸 说:晓得了。   肉体相撞的声因传来,还夹杂着鸡巴进出阴道摩擦的水声。我睁开眼睛,依 稀看见黑暗中妈妈跪在炕上,爸爸裹着被跪在后面,正趴在妈妈的身上奋力耕耘, 妈轻声的哼着,两只肥软的乳房被爸爸干的一动一动。两只胳膊向左右分开,抓 住被角,一阵松一阵紧的。其中一只就在我的眼前。   我恶作剧心起,伸出手去抓住妈妈柔软的手背用力一捏,妈妈的身体突然一 硬,爸立刻就感觉到了,低声问:怎么了?妈说:没什么,好像有蚊子。爸笑道: 净瞎说,这寒冬腊月的,哪有什么蚊子。我心里暗笑。   爸说:来,我们接着整。说着又动作起来。妈妈的呻吟声明显小了很多。爸 问怎么了,妈说没事,有点冷。爸嗯了一声,用被子把妈都盖住了。我一直紧抓 着妈妈的小手,不让她挣脱。天黑爸爸也看不见。爸又干了一会我就感觉妈不对 了,她身体绷直,像疯了般的大叫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紧紧抓着我的手,把 我的手都捏疼了。   过了几秒钟,妈无力的瘫倒在地,我这才知道她是高潮来了,爸奇怪的问: 这回怎么这么快?妈哼哼说:不知道,你还有多长时间?爸苦笑道:你刚才夹的 好紧,我都射里面了。   第二天早上,趁爸出去买烟,妈把我叫到一边,骂道:要死了你,昨天抓我 手干什么?让你爸知道了打死你。我根本不理她,说:妈,我听见你昨天叫了, 声音好大。妈说声音真的大吗,我点头,用手比划说整个村子都能听见了,其实 没有那么夸张。妈听到脸就红了。   接下来也没什么机会,爸妈始终都在一起,几乎夜夜做爱。我晚上有时候也 听过几次,因为妈妈睡觉是靠我这边的,有时候我就伸手去摸妈妈的手,还有大 腿或者屁股,当然是格外小心,妈妈的穴让爸插着,也不敢来说我,就由着我了。   高三的时候,爸去走朋友,在外面吃午饭。家里只剩下我和妈妈。妈做了几 个好菜,还给我煮了几个最爱吃的鸡蛋。吃饭的时候我就不老实了,在妈身上蹭 来蹭去的。吃晚饭趁妈收拾的时候,我就央求她让我来一次,妈不同意,害怕爸 会回来。我就给她捣乱,她刷完我就拿走抹布,最后弄的妈妈哭笑不得,只好同 意,说:真服了你了,和你爹一样都是色鬼。快点吧。   我欢呼一声,就去拉妈的棉袄,妈抓住我的手摇摇头,我明白她的意思,她 怕时间长了爸会回来,不好收拾。于是我就只脱了她的裤子,把棉裤和亵裤拉到 膝盖上。白白的下身露出来。妈躺在炕上,我一把拉住她,把她翻了个身,妈明 白我的意思,乖乖的跪在炕上,屁股向后撅着。白花花的屁股上,一个褐色的肛 门,下面是两瓣好看的阴唇,真的像一朵花儿一样。我手指蘸了点唾液,轻轻地 插进阴道里,来回抽插。   我说:妈,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想操你的吗?   妈被我用手指插着逼,回头看着我,眼睛里水汪汪,说:不知道,什么时候 啊?   我说就是你那回尿尿的时候,你这白屁股撅起来,我硬了好几天呢。   妈说:硬那你就操吧,快点,一会你爸就回来了。   我道得令。手扶着她的屁股,挺起坚硬的鸡巴,一下子就插到了她的阴道里。 妈轻轻的叫了一声。我知道妈最喜欢这样的狗交式,也很想让她来次高潮。我抓 着她的屁股,猛烈的在后面操她。每次都深深的插进去,插到她的穴深处,小腹 撞得妈妈屁股一挺一挺的。果然,在后面操了她十多下,妈的叫声越来越大。我 把嘴巴伸到她耳边,说:妈,我好累噢,你也动动呗。妈横了我一眼,说累了就 别做呗。话是这么说,却是挺动屁股一上一下,配合我的鸡巴蠕动起来,柔软的 阴肉包裹着龟头摩擦,那种感觉真的是难以言表。   又插了几十下,我感觉到妈的阴道一阵收缩,知道是她的高潮来了。妈妈大 腿绷直,全身发硬,大声的哭叫了一下,然后身体像一滩泥一样软了下来。我只 感觉她肉穴剧烈的收缩,心想怪不得爸没忍住就射了。我心里也害怕爸会提前回 来,顺势又插了几下就射在她的肉穴里了。   这是妈妈和我做的第一次高潮。又过了一会,妈才勉强爬起来,瞪了我一眼 后收拾现场。说来也巧,我们刚收拾完,就听见门口一阵喧哗,爸爸带几个朋友 回来了。我和妈妈互相看了一眼,都感觉到一丝后怕。   以后的情况就不介绍了,和妈妈的关系一直维持到我结婚生子。我们究竟做 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即使是现在偶尔回忆到妈妈和我的故事,鸡巴还是会硬 起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