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   寻春记
阿庄躺住黑沉沉的大客厅里自斟自饮,他要用酒精麻醉自己。可是,那令他 失去自尊、自信、羞辱的一幕,却深深的烙在脑海里,每当夜静更深便浮现出来, 事距已一个多月了,却像刚刚发生的,清晰进入眼。阿庄真有点悔恨,那天下午 不回家多好啊!目击了反而令自己烦恼、困扰不堪,他到底看到了甚么? 那是个春雨绵绵的下午,阿庄有点头昏脑胀,实在支持不了,决定放下繁忙 的公务回家好好睡一觉。才进入大客厅,已听到娇妻咪咪的淫声浪语了,阿庄既 震惊又愤怒,他对咪咪这样好,她却瞒看自己偷汉?淫声是由房间传来的,阿庄 蹑手蹑足走到房口,他要看看是谁偷了咪咪的心。房门没有关上,是半掩着的, 阿庄由缝门窥看,不看犹可,一看气得八窍生烟,原来咪咪一丝不挂躺在床边地 毡上,双脚曲起分得开开的,姿势活像一个产妇。 家里的大狼狗多咪正伸出那条长长的舌头,舐吮着她那个春洞,地毡清晰的 看到水印,显然是她洞里的淫水造成的,她媚丝细眼地在呻吟,不时自言自语道: 「真过瘾,真过瘾!」到了后来,她把多咪椎倒地毡上,拿看大狼狗的狗鞭上上 下下捋动着,将狗鞭捋得硬硬的,然后伏在狼狗身上,将那条狗鞭塞入春洞里, 屁股不停上上下下挺动。 看到这里阿庄火起千丈,如果咪咪偷的汉子比他年轻、英俊、比他的阳具粗 大,他还可以容忍,可是咪咪竟与狗造爱,那岂不是自己比狗还不如?阿庄再也 无法忍耐,解下了皮带,拿在手里,冲入房间里,挥舞皮带狠狠的向咪咪雪白的 大屁股抽下去,一边抽一边怒骂道:「打死你这个淫妇、荡妇!」 咪咪碎不及防,又心中有愧,竟不懂得闪避,雪白的大屁股抽出了五六条血 痕后,方跳起来躲避。阿庄馀恨未消,拿着皮带没头没脑的向大狼狗抽下去,多 咪汪汪吠着,挟着尾巴窜出了房外。阿庄走到咪咪面前,右手抓着她脑后的秀发, 将她的臻首拉高,喷火的双眼紧紧盯着她问道:「为甚么,为甚么你这么贱,竟 然和狼狗交合!」 咪咪怕得面色青白,口震震说道:「阿庄,原谅我吧!我也不知为甚么?和 狼狗来时,我才觉得刺激、遇瘾!」 阿庄冷笑道:「咪咪,你不是小女孩子,这种事怎能原谅呢?我们分居离婚 吧!你要多少瞻养费和我的律师说好了!」 那天下午之后,阿庄便变得意志消沉,自暴自弃。阿庄的大哥汤美召见阿庄, 汤美叫阿庄坐下后说:「阿庄,事情过了这么久了,怎么你还放不下,整天借酒 消愁,阿庄,你亦知道酒入愁肠愁更愁啊!我很耽心啊!」 「大哥,你不明白我心灵创伤有多深!我知道你关怀我,我也明白知道不对, 但咪咪和狼狗淫荡的一幕,总是不时在脑海里浮现!」 汤美拍拍弟弟的肩膀关心地说:「不如去外地工作一段时间怎样?到了不同 的环境中,或许会逐渐淡忘了!」 阿庄无可无不可答道:「也好,试试吧!」 汤美面有喜色道:「那太好了!你知道我们在哈尔宾的辫事处正欠缺一个可 以作主意的人,我正想发展扩大那里的业务,现往那里又有五个我们派出的职员, 加上当地的四十个职员,我们不是哈尔宾最大最有实力的贸易公司,明天,我立 刻吩咐那边的雇员替你找房子,你需要的日常用品,包括你最心爱的影音器材, 可以装箱空运过去!」 「好,我回家收拾东西,越快越好,孤零零一个人在家里真不足味道?」 汤美微笑道:「阿庄,听说东北多美女,个个白中透红,细皮白肉,玲珑浮 凸,忘记了咪咪,好好享受人生吧!」 太子爷御驾亲征非同小可,全体公司职员近五十人齐齐在机场排队欢迎,阿 庄由香港派出的主任小方陪伴昔,驱车直奔为他租下原来俄国人所建的俄式别墅 里。阿庄的公司为哈尔滨带来极为可根的外汇,他的到来受到官地领导人的盛大 欢迎,头几天,阿庄忙於应酬,接见各方到来拜会的首脑,由早到晚忙得团团转, 咪咪兴狠狗交合的丑恶镜头,竟不再在脑海出现,他抖擞精神,应付新挑战! 安顿下来了,哈尔滨没有什么夜生活,阿庄渐感寂莫无聊,只有小方偶然由 宿舍来到他的别墅陪他,喝喝酒、谈谈天、听听音乐、看看影视。「小方,你和 其他同事平日不来我家,有甚么消遗,你们感到苦闷寂寞吗?」阿庄问道。 「老板,一点也不,坦白告诉你,我和其他同事都在这里有情妇的,这里的 美女多如天上星星,要求又低,真是想玩那个就玩那个,我们经常换画的!」 「你们不怕被公安捉去吗?听说嫖妓的刑罚很重啊!」 「我们和这里的有权有势人物关系非常之好,谁会干涉我们呢?公安的顶头 就会求我们替他们出口一批囚犯造的手工艺品,进口一批他们很需要的各类型车 辆呢!何况,我们也不是嫖妓,而是去结交和我们公司有密切关系的工厂、矿厂 的女孩子。」 阿庄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们没有嚷着要求调回香港了!」 小方接口道:「老板,你想找一两个享用吗?保证新鲜、嫩口不会有手尾!」 「我初来,不知如何入手,也怕影响公司的声誉。」 「老板,你要的话,那些女孩子争着来啦,不说外边的女人,单是我们公司 的副主任、翻译、女会计,她们就向我打听你,只因为你是老板,而且道貌岸然, 高高在上,她们才不敢胡乱放电!」 「小方,我怕她们黏上身,甩不开啊!」 「老板,不会的,她们献身,只希望得到职务上的好处和金钱,而且很易满 足的。现在我的情妇小雪,原来是我们公司的小职员,我提升了她为女秘书,就 很感激了。」 「小雪好斯文、好漂亮,小方,你真有眼光!」 「老板有兴趣,我叫小雪陪你几晚如何?」小方擦阿庄的皮鞋。 不料,小方擦错了鞋,阿庄面色一沉道:「小方,你看我是夺人所好的人吗?」 小方是醒目仔,立即醒悟到擦错了鞋,老板是不会用他穿过的旧鞋的。他暗 骂自己该死,他饮了头啖汤,才轮到老板饮,那能不气呢?暗自发觉到,以前和 他有过关系的女人,绝不能介绍给老板,不然老板会面目无光,怪责自己的。小 方十分机灵,念头在脑海里闪电转了几转,立即道:「小雪有个貌似天仙的妹妹 红雪,今年大学毕业了,她,很想入我们公司工作,我看她做你的私人秘书最适 合。」 「红雪在大学读甚么科目?」 「外语系,中英文都顶呱呱的。」 阿庄这时脑海出砚了小方秘书小雪的倩影,她果然是个出色的北地胭脂,吹 弹得破的瓜子面有两个深深的迷人酒涡,红红的樱唇,衬着一排雪白整齐的牙齿, 身材高佻,玉腿修长,双峰高插入云,她的妹妹一定不会差的,於是道:「明天 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饭如何?」 小方大喜道:「好极了!」晚宴设住哈尔滨最豪华的酒店餐店贵宾里,是正 宗的俄式晚宴。 小方带领着小雪、红雪这对姊妹花进来,阿庄眼前一亮,小雪穿的是天蓝色 西式套装,衬着一件雪白丝质衬衣,红雪穿的是粉红色西式套装衬同款丝恤。姊 姊和妹妹样貌十分相似,只是小雪丰满些,红雪苗条点了,一个性感风情万种, 一个是清新含羞答答。 小方介绍她们和阿庄认识,两姊妹对这个来自香港年轻英伟的大老板仰慕不 已,整天晚上,都是她们和阿庄谈话,小方好像变成了傍友。乘着两姊妹到化妆 间的时后,阿庄道:「小方,今晚我想和小雪详细细谈谈她妹妹的工作,你介意 吗?」 这是巴结大老板的最好机会,他在这里的女友多的是,又怎会介意呢?连忙 说道:「老板,当然没有问题了!我昨晚已经说过让小雪陪你的。」 「那么待会你送红雪回家吧!你识做啦,不要碰她哦!」 「老板,我怎会有这么大的瞻子碰你喜欢的女人呢?你放心!」 「好,你识做我也识做,大把世界让你捞!」 小方点头哈腰道:「多谢老板!」俗语说人望高处,水住低流,小雪当然也 不例外,她今晚认识了真正的大老板比拾到金子还要高兴,何况大老板对她两姊 妹有兴趣,妹妹更有可能成为大老板的太太或者情妇,那岂不是可以呼风唤雨, 飞黄腾达吗?她决心要出尽运身解数,俘掳这个年轻的大老板。 小雪像个初出城的大乡里,满有兴致观看阿庄由香港运来的最先进最高级的 影音设备,阿庄在旁一解说各件器材的功用。当阿庄招呼她在沙发坐下,播出一 只圆舞曲,史特唠斯作曲的蓝色多恼河时,小雪吓了一跳,这支舞曲,小雪很熟 悉,舞会中经常演奏或者播送,但她从未听过这么好,这么高度迫真的,就像一 团交响乐团在面前演奏一样。「这么好,这套音响要吏多少钱?」小雪问道。 「港币五十万左右,你喜欢吗?」 「喜欢极了,也不知何时才能拥有这套东西?」 「我送给你一套如何?你再见识见识这套家庭影音器材!」 「真的吗?多谢老板!」阿庄关了了音响,打开了影碟机,放了环绕声效果 最好的影碟「未来战士」进去。小雪大开眼界,看得津津有味。 接着,阿庄播了只丹麦制的精采绝伦妖精打架片,他们越坐越近,已搂着小 雪的纤腰了,萤光幕上,男女主角已剥得一丝不挂,女主角正津津有味味吃着男 主角的香蕉。阿庄饿了很久,欲火中心里直烧至肌肤,小雪也被这淫荡的画面挑 动了春情,雪白的面涂上了层胭脂,呼吸越来越速。 阿庄脱去了小雪的外花面裙,她像头小绵羊温顺,很快小雪又赤裸坦露,一 手细滑如丝,他暗叹小方真识货,她比淫荡的妻子咪咪正斗得多了,即使是大名 鼎鼎的美貌女星,和小雪相比,容貌兴身材也是没得挥的。阿庄抚弄小雪那对晶 莹如玉的双乳,鲜艳的乳蒂已逐渐变硬,他腾出左手,沿着平滑的小腹下滑,直 达桃源洞口,红唇掩盖着的小缝已渗出了淫水。 小雪是成熟的少妇,入目是妖精在打架,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又被挑逗、搓玩, 姣到出汁了。阿庄的子孙根硬直到几乎戳破裤子,他手忙脚乱的脱了皮带,西裤 连底裤褪落到脚跟,连上衣也来不及脱下,已饿虎擒羊,将小雪按倒在沙发上干 起来。每抽插一下,小雪便淫叫一声,阿庄过瘾极了,他从未在女人身上得到如 此满足的享受,造爱的对手,如不能投入就会变得味同嚼腊。 小雪不但在淫叫着,而且媚丝细眼,七情上面,有力的腰肢挺动屁股迎合着, 双手紧紧搂着阿庄宽厚的肩膊,阿庄玩过的女人不少,即使是性开放着名的欧美 金发女郎也没有她这样投入。最难得是,阿庄发觉小雪那里是最极品的鲤鱼咀, 他不知是天生,还是小雪自己苦炼而成的,他只感到小雪的两片红唇和洞里的嫩 皮,现正随着他的抽插在张开,在收缩放松。 小雪叫得越来越响,他实在忍不住了,正要喷出精液来,突然感到整枝肉棍 紫紧被嫩肉夹着,她浑身肌肉颤动,狂叫了一声,阿庄同时喷出了大股温热的爱 液直入小雪体内深处。小雪服侍阿庄沐浴后,又替他按摩四肢百穴,先由太阳穴 做起,接着到颈椎,阿庄浑身肌肉得到松驰,舒服了。 他在香港也经常光顾芬兰浴,由受个正宗指压训练的女郎替他按摩,但手法 比现在的小雪差得远了,她手掌嫩滑无骨而指力十足,更重要是她懂得人体经脉 穴位,捏压轻重有致。「小雪,怎么你的造爱、和指压的工夫都这么好!谁教你 的?」 「是妈咪,妈咪从小便教我们两姐妹,教我们控制阴道肌肉,教我们指压, 教我们了解男人的心理和需要!」 「你妈咪是靠男人吃饭的吗?」阿庄不好直说小雪的妈咪是妓女,故含蓄的 问道。 「不,妈咪并不是妓女,但因为她有这种本领,我们三母女方能从苦难的岁 月捱过来,不致捱饥忍冻;所以,妈咪教我们这种本领傍身。」 阿庄知道小雪所说的苦难岁月是文化大革命的动乱时期,接着问道:「小雪, 你第一个男人是谁?」 「是这里一间大学的党委书记,一个斯文败类的老头子,我考不上大学,妈 咪不想我去当工厂工人,她去求书记,但书记嫌她年老色衰,一定要我献身,才 用做手脚,收我入大学。」 「那么你是怎样考入我们公司呢?照小方说,招聘的时候有几千个出色的男 女大学生应考!」 「先要过工商局长这一关,当然也要牺牲色相了,我看公司的翻译、会计、 文书,女的都被局长玩过了。至於男职员,我看除了真材实学外,一定要有很硬 的后台。在这里甚么事都要走后门的。」 「你的妹妹被人玩过吗?」 「没有,妈咪当她如珠如宝,妈咪要她留待最有值的人才献身!」 「那么红雪怎样进大学?」 「一方面她成绩好,另方面由我再去应酬书记,令到他不能不答应!」 「原来如此,红雪修读甚么学系呢?」阿庄问。 「妹妹念工商管理,中英文都很好,你请她吗?」 「我会聘请的,先做过私人秘书吧!热习了公司的运作,有了经验,再提升 她。」 「太好了!」小雪伏在阿庄的背脊,轻轻的舐吮。 阿庄坐起来,十分严肃的道:「我曾经结过婚,但太太作了出墙红杏,我们 已婚了,如果个性、品格合的话,我想娶红雪做太大,你看,我们先同居再结婚, 红雪会愿意吗?」 「放心好了,红雪一定愿意的,明天你上来我家吃饭好吗?我介绍妈咪给你 认识,也试试我们母女的厨艺!」谈到这里,抱着赤裸动人的小雪,阿庄的子孙 根又再蠢蠢欲动了,他将小雪的臻首轻轻按下去,小雪乖巧地伸出丁香小舌,将 长箫放咀里,吹起美妙的乐曲来。 坐着全市不足十架的平治大房车,直奔小雪的家里,皮包里放了三大盒系列 钻饰,阿庄是有备而来的,钱在他眼里微不足道,十世也花不完,咪咪住精神感 情上给了他极大伤害,在这陌生城市里找到意中人,那是金钱无法买到的。平治 到了小雪和平路尽头的住所,阿庄吩咐司机晚上十一时再来接他。看来小雪的妈 咪真有点辫法,那是幢有小花园俄式二层高的小别墅,才听到车声,小雪已和妈 咪红雪一起奔到门口迎接他。 小雪的妈咪已徐娘半老了但风韵犹存,仍是一个保养得十分好的美妇人。阿 庄想:她年轻时一定国色天香,才能生下两个这么美丽的女儿。菜式极丰富,多 到简直浪费,有糖醋鱼、西柠煎大虾、元蹄等等,住北国、鱼虾是最昂贵的食品, 阿庄了解到他被当作最尊贵的客人。阿庄故意不从手提包里拿出那三套钻饰来, 他要看看假如空手而来,小雪母女的反应,是冷淡?是热情? 小雪当然已经把阿庄的意思对妈咪和妹说了,她的妈咪成个晚上莲子蓉口脸, 也怪的,乖女能够得到年青有为的富豪垂青,当然笑到见牙不见眼了。红雪呢, 羞人答答的,甚至不敢直视阿庄,她今晚起便要和阿庄同居了,由黄毛丫头变为 妇人,她有点担心,阿庄玩完便算了,不肯娶她做太太,但妈咪和小雪鼓助她, 说以她的姿色才貌,阿庄定会拜倒往石榴裙下。 当红雪红着脸捧了杯香茶给阿庄的时候,阿庄打开手提包,取出了那三盒钻 饰,这是法国精美手工镶制的系列首饰,每套包括头、手、戒子、和耳环共五件, 阿庄送给红雪的是钻石镶制,小雪是红宝石,她的妈咪是绿宝石。阿庄替红雪戴 起来,益显美艳动人,三母女由心里笑出来!她们想不到阿庄这么大手笔,每人 送一套这么名贵的钻饰。司按响门钟,想不到又晚上十一时了。 小雪对妹妹道:「红雪,你陪阿庄返家吧!他还要教你怎样工作。」 「姐姐,你不是同去吗?」红雪问道。 「不了,你去吧!」 阿庄望看美艳的双妹,鲤鱼咀的玄妙又涌上心头,他想:一箭射双雕,人生 夫复何求,於是开口道:「小雪,你也一起来吧!你不来红雪会惊怕的!」两姊 妹的妈咪也在旁怂恿,而小雪内心也实在想去的,在妹妹的拉扯下,三人一同上 了平治。 红雪、小雪实在是绝代双娇,阿庄在欣赏抚摸这两具上帝的杰作,也难分高 下,姐姐丰满些,妹妹清新嫩口些,他双手捏着红雪的新剥鸡头肉搓捏,小雪跪 住他胯下,吮舐着那条虎虎生威的长蛇。红雪从未被男人抚摸,她在颤动,两片 红唇汇合处那颗鸡心在跳动着,窄窄的小缝渗出乳液,沾住浓密的芳草上,活像 露珠。 阿庄像个发高烧的病人,满头大汗,他再也忍不住了将红雪椎倒地毡上,叫 她像只狗只趴地上,高高挺起那个又白又圆弹力十足的圆月,贴在她身后,俯身 向前将巨蛇插入了小洞里,双手分抓住她胸前的皮球,用力向前一挺,穿破了她 那瑰薄膜,不停在抽插,猩缸的血点滴住雪白的地毡上。 红雪被穿破的一刻,刺痛攻心,她咬看银呀忍着痛楚,巧妙地收缩放松肉洞 里的嫩肉,迎合着阿庄的抽动。阿庄的背脊被小雪乳峰紧紧贴着、蠕动、唐擦、 火烧得更盛,长蛇出入得更快。他不再顾及红雪的感受了,双手用力地抓,拚命 地捏,他终於将大股温热精液喷入了红雪体内深处,像堆烂泥仰天倒在地毡上, 长蛇沾了丝丝鲜血,淫水、精液。小雪住旁吩咐看妹妹,叫她舐乾净它。 阿庄用指头揭开了红雪的两片红唇,经过暴风雨的洗礼已有些红肿了,阿庄 恨妈咪只生得一对手,两对波四个皮球不知打那个好,他只好轮流搓玩着。他姊 妹合力挑逗那条冬眠了的蛇,小雪转过头问道:「我没有骗你吧!我妹妹是如假 包换的处子。」 阿庄有气有力地答道:「我知道!」 「还想再来吗?」小雪问道。 阿庄点点头:「想,不过没有了!」 小雪道:「我有办法催谷的!」她说完了,伸出指头按住阿庄屁眼与阴囊间 的穴位上揉捏,说也奇怪,穴位受到了刺激,竟比吹箫还要见效,阿庄的蛇霍地 又扬首吐舌了。 阿庄翻起身来,正拉着小雪上马,不小雪在他身边轻轻说:「你先要彻底征 服红雪,连她的屁股也征服,她以后就会死心塌地向着你的!」 阿庄微笑着说:「那么你呢?你被男人占有过那处吗?」小雪摇摇头。阿庄 接着道:「那么我占有了红雪,就轮到你?」 阿庄在这里找到了第二春,前妻咪咪给他的创伤已痊愈了,他要在这里建立 家庭,大开拳脚!